抽象科学艺术文明

2017-07-21 10:21 作者:采集侠 来源 : 网络整理

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“ 2016.11.21 - 2016.11.29

摘要:现代科学艺术的真正价值,在于其抽象性,正是现代科学艺术的抽象性,在改善人类的环境,扩展人生的道路等方面,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。 当前在对待西方现代科学,文化艺术的种种不加分析的,一律视为荒谬的、视为洪水猛兽的现象依然大量的存在着。这种本世纪初在欧洲曾出现过的疑虑和惊恐,为什么二十世纪的今天仍在中国存在…

  现代科学艺术的真正价值,在于其抽象性,正是现代科学艺术的抽象性,在改善人类的环境,扩展人生的道路等方面,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。

  当前在对待西方现代科学,文化艺术的种种不加分析的,一律视为荒谬的、视为洪水猛兽的现象依然大量的存在着。这种本世纪初在欧洲曾出现过的疑虑和惊恐,为什么二十世纪的今天仍在中国存在呢?这使我想起了《自然辩证法通讯》征集研究论文的题目:“中国近代科学技术落后的原因”,这个题目表明这家杂志的编辑部是怀有坚定的振兴中华的信念的,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。由于我的闭塞与无知,我虽沉思许久,也找不到这一有价值的问题的谜底。它使我想到古希腊、古埃及、古代印度、古代中国及它们的现在,想到亚里斯多德、柏拉图、毕达哥拉斯……同样想到孔子、老子、庄子……。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希腊的传统文化同样古老,同样深邃,对自然规律都有极其深奥的理解,那么为什么会出现两种不同的后果呢?是因为我国的文字没有发展的更抽象,阻碍了抽象的科学的思维的发达,还是天子的震慑妨害了他的臣民们的大脑的使用,还是我们的古代哲学、科学文化染上了过浓的伦色彩,吞噬了属于自然的那个永远能激发智慧之火的一面。……

  于是我回到绘画这个狭小的范围内去思虑着。我想在这个小小的领域里也许能找到前边那个问题的一小部分答案。中国的传统绘画是讲究笔墨功夫的,这同中国古代的技术发达是相一致的,它介乎于抽象与具象之间。它同中国古代哲学一样,找到一个似乎可以永久徘徊的广阔的空间。它的深奥的理论仿佛一部永久的法典。如:“阴与阳”、“道与名”、“理与气”;“形与神”、“虚与实”、“刚与柔”……。在这些至今仍非常有魄力有价值的思想的下边,形成一套套经验的网络。如中国画的十八描:高古游丝描、琴弦描、铁线描、行云流水描、马蝗描、钉头鼠尾描、混描、厥头描、曹衣描、折芦描、橄叶描、枣核描、柳叶描、竹叶描、战笔水纹描、减笔描、柴笔描、蚯蚓描。各种皴法:披麻皴、雨点皴、卷云皴、解索皴、牛毛皴、荷叶皴、折带皴、括铁皴、大斧劈皴、小斧劈皴……还有各种画谱:竹谱、梅谱、菊谱、兰谱……谱中又有口诀若干,上述可见我们中国画技法的发达。我们古代的自然科学、文化艺术……都和中国画一样,功夫与经验的磨练经久不衰,这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灿烂的一面,也被有些人称之为“看家的本事”。遗憾的是世界上一切我们引以为骄傲的东西、灿烂的东西,如某种智力潮流的结晶,某种文化的高峰,某个划时代科学思想的创立,常常会把我们置于它的巨大的幽深的阴影之中。它有可能使一个伟大的民族变得好虚荣,使一个曾经是先进的民族的目光总向着过去!在那种古老的“功夫”的磨练中,在不知不觉中,我们远远落在本来科学文化并不发达的民族的后边。以抽象绘画为例,它是不符合以往的经验的。虽然我们的绘画论抽象性比西方早,但它并未形成真正的抽象的艺术,没有形成在观念上全新的艺术。它有许多抽象的因素,却没有形成新的语汇,更不可能用这些因素组成新的秩序,形成新的审美观念。

  我在这篇文章中选择抽象绘画,来阐述具有现代观念的艺术,并非是我对现代派文学艺术种种有多么深刻的理解,仅仅是因为我感到现代科学文化是一个整体,现代文学艺术在传播现代观念上有它不容忽视的有价值的一面。

  抽象派绘画的产生绝不是偶然的,它同数学、物理学……的一次次摆脱直观与常识的进程是一样的,同是人类文化发展的必然,他们选择的描述世界的方式,按以往的经验是难于接受的,正如本世纪初产生的量力学对物理世界的描述一样,是不合以往的经验的。